您当前的位置:宜宾三中>>学生社团  
 
 

我与“芦柴棒”的对话

稿源: 审稿人: 上传人:宜宾三中 点击数:5758  发布时间:2011-03-23

 
我与“芦柴棒”的对话 高2013级3班 陶帅 最后一节晚自习啦,才想到语文老师要求我们预习的新课《包身工》,语文老师还提示说,这是几代人都要读的课文。我好奇地读着夏衍先生的《包身工》,掩卷沉思……想到月考的糟糕的成绩,真无言见江东父老呀!父亲在浙江打工,我能帮他做点什么呢!迷迷糊糊之间,我就来到的一个破败不堪的工厂门口,门牌上写着黑色的“东洋纱厂”几个大字。我悄悄溜进去,在一个水龙头前看到一个正在刷马桶的姑娘。 她就是我们高一新生这个年龄,光着脚丫,扎着一个长辫,露出瘦削的尖下巴,她抽泣着,用瘦长的手揩着眼泪和鼻涕,她的手指一节一节的,像是竹枝。 于是我问她:“你就是芦柴棒吗?” 她眼睛一亮,怯怯地对我说道:“我在家里叫丫头,在厂里叫包身工,时髦点叫打工仔,绰号就叫芦柴棒。”她又哽噎了起来,“我实在是太饿了,我的老板嫌弃我做工慢就用皮鞭抽打了我。”说着,她拎起袖子给我看。的确,她的手臂在流着血,一道又一道的血疤相互交错。而且,她的手臂真的如夏衍先生所说的那样,瘦得皮子包着骨头,就如芦柴棒一样。她还是一个孩子啦! 我又问她:“你过着非人的生活,生活在人间地狱。听夏衍说你们是被骗来的呀?” 她向后瞟了一眼,说道:“日子苦啊!两年前我的家乡发生了水灾,我饿得就只有在家啃草根树皮。有一天,一个说是亲戚的亲戚来到我家,让我去工作,而且说‘住的是洋式的公司房子,吃的是鱼肉荤腥。一个月休息两天,块把钱的工钱,三年做工满后赚的钱就归我。’我父母像遇到救星一样,同意让我去工作。我临走时,母亲还对我说:‘丫头啊,你就要去享福了,可惜我没这个福份啊。’谁知道我进的却是人间地狱,呜……父母爱自己的女儿,没想把我交给了骗子。当包身工嘛还有口稀饭喝,比活活饿死好受一点!虽然挨打的滋味不好受。比如《饥饿的苏丹》中的那个只等秃鹫啄食的孩子,他好受吗?我知道你们还嫌食堂伙食差,有的还浪费粮食。”说完,她就用褴褛的衣衫擦拭着眼泪。 她望着我,说:“哎呀!说到骗子,就今天还有不少人被蒙骗嘛。就有大学生被老农骗了卖钱花的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!”停了停,她说,“我们这里工作环境特差,有三大威胁。我知道你们城里的空气也不好啊!” 我惊奇她怎们也知道今天的事情,我急忙追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大学生被骗?” 她回答道:“唉!大学生有冤魂,我们的魂一碰面不就知道了。你不是也穿越时空与我对话吗。你所想的我都知道!” 我好奇地问:“你知道我想什么呢?” “你考差了吧,想辍学打工,又想继续学习,心里很犹豫,是吧?”她竟然狡黠地说。 “你说的好极了。那你们的打工生活情况怎样呢?”我问。 “夏衍先生都写了呀!何况你看我的衣服就知道了呀!不像你们只想穿名牌。真实的生活嘛,像今天我四点左右就要起来干活,起迟了就会被老板的人拳打脚踢,哪像你们装病睡懒觉。我被打怕了,就只有乖乖的干活,回去还不是饿。我们吃的是稀粥,照得见人影。我的老板还是比较慈祥的,他隔一天就给我们加一道盐浸的叶菜,像别的老板,可能连菜叶也不给”。说着,脸略带微笑,我却怕得要命。因为她脸色太苍白了,笑起来显得恐怖。 接着,她又说:“记得去年冬天,我患了急性重伤风,一丁点儿力气也没有。老板去强制要我去做工,我实在没办法,最后遭了一顿毒打,还被浇了一盆冷水。我有一个同伴,她托人给家里人写了封信,回信被捏在老板手里,她受不了就逃跑。她被老板打了一个晚上,还吊在老板娘的亭子楼上,差一点就死了。”说完,她摇摇头,又抽搐了一下。 唉!想到我们高中生6:30起床,虽不能睡个自然醒,但比包身工就好多了。就急忙去安慰她,她衣衫褴褛,头发蓬松,身上还有异味,这实在让我难以接受。我将自己加餐的牛奶递给她,她摩挲着,就要咬。我告诉她,这不是米糕,是喝的牛奶,要用吸管吸。 她吸干了牛奶,还将奶盒子摇了摇,显然还不够。我又给了她一支烤香肠,她三口就吃完了,不好意思的笑笑,这时才显出少女的娇羞来。 “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吧,你说好想打工,其实我好想读书啊!小时候——妈妈就教我唱小嘛小儿郎,背着书包上学堂……唉!说说你的学习嘛!”包身工羡慕的说道。 我说:“唉!我本来还想早点辍学打工,没想到如此艰辛。我呢读高一小尖班,我们学校是一个国家级示范高中,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,进出校门均要刷卡。我们正碰到新课改,本来只上五天课,一天六节课,我们高兴了两个周。老师引导我们说要高考,就得时间加汗水,因为爱迪生说的,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。于是一个周上六天课,每天12节课,老师轮番上阵,我们有做不完的作业,考不完的试卷。听老师闲聊说,专门有一个校办印刷厂为学生印试卷,老师说是为我们好,还说学习苦,父母打工更苦。要随时处于高三临战状态。想到父母打工挣钱供自己读书,我就心软了。我们哪是学习,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打仗,前有冲锋的同学,后有督战的师长,我只能往前冲,不当战士,就当烈士啊!” “学习变成这样啦!我原以为学习很快乐,唉!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!”包身工说。她又忙着刷马桶,动作很熟练。 我又继续问她:“那你有休息时间吗,做工的工钱能不能得到呢?” 她说:“我没有多少休息时间,更没有自由,被圈在院子里工作,进厂和出场都有监工守着,不然咋叫包身工呢。工钱更不可能得到,全让老板保管着。而且还说要我们做一辈子宁赔棺材,也要我们做到死。’但我们却做不满三年,可能就被折磨死了。上个月就有一个伙伴死掉了,有个跳楼摔断了腿。”说完,她低下了头颅。 听到这里,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。想到富士康有13人跳楼,还有那些黑煤窑的老板为了赚钱,根本不考虑煤窑的安全设施,根本不顾工人的死活。那些黑煤窑里的工人,比包身工又好得了多少!唉,我真可怜那些包身工!更同情煤炭工人,还有建筑工地上讨薪无门的工人,也许其中就有我的父亲……然而我却无能为力,我不敢想象。我还是应该努力学习,增长本领,这样远比辍学打工强啊! 就在此时,一个凶神恶煞的监工走了过来,吼道:“芦柴棒,死猪猡,你敢在这里偷懒!”说着,就把皮鞭打过来,皮鞭太长,我用手一档,我的手上也抽了一鞭子……我一惊,才回过神来,眼一睁,原来是同学的书碰着我手臂了。时间也是晚上10:00多了,芦柴棒也离我而去,同学们正纷纷走出教室…… 我的作业还没做完呢,老师的叮嘱又回响在耳旁,父母对我充满殷切希望的眼神又出现在眼前…… 我得抓紧时间写完作业。我一边写,一边想,芦柴棒应该下班了吧!她的伤口还痛吗……


 
 

2013 宜宾三中版权所有 宜宾三中信息中心

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南岸长江大道50号 邮政编码:644000

联系电话:行政办公室0831-2361007  教学处0831-2361005  招生办0831-2361024

工信部ICP备案号:蜀ICP备08104444号-1   公安网安备案号:51150002000064